《黨風政風熱線》地區中級法院、加區法院、司法局節目專場

《黨風政風熱線》地區中級法院、加區法院、司法局節目專場

2019年8月23日《黨風政風熱線》節目直播現場共接到群衆打來的熱線電話7個,主持人問題3個。其中第七個聽衆電話不是咨詢地區中級法院、加區法院、司法局三家單位的有關問題,并給予解決。

2019-08-23 10:00:16

地區中級法院常務副院長 王麗梅,副院長 張瑞良,副院長 趙德惠,執行局局長 孫海,民一庭庭長 李玉彬,立案庭庭長 溫津,信訪辦主任 代躍軍,監察局局長 齊勇進,加區法院院長 莊嚴,副院長 劉曉軍,副院長 王延成,司法局黨委書記 局長 黃安柱,司法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調研員 高嶺,等嘉賓

更多>>

相關視頻

  • 一、聽衆問題:判決生效後,申請執行,利息怎麼計算:
    加區法院執行局負責人梁國文回答:判決書有利息,是一般利息。申請執行時,就給予執行。如果遲延履行了,就要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利息,按日萬分之一點七五計算。


  • 二、聽衆問題:我有個案件在加區法院,已經申請一年多,沒有财産執行,可以采取強制措施麼?這個人都是現金交易,用身邊人賬戶,就不能采取強制措施麼?被執行人現在不在加格達奇,怎麼辦:
    加區法院執行局負責人梁國文回答:我們現在可以查被執行人微信、支付寶、工資等,如果都沒有錢款。我們還可以對車輛、房産、股票等财産進行查封,對其本人限制出境、限制高消費、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可對其采取拘留、罰款等,窮盡一切手段後,終止本次執行程序,等有财産時,可以恢複執行。對他逃避執行,有線索提供,查實,依法采取強制措施。任何一個公民提供被申請的住址,我們都會積極工作,采取措施。


  • 三、聽衆問題:一年半的時間我經常去加區法院,門口保安态度不好,立案庭法警在門口玩手機:
    加區法院院長莊嚴回答:這個問題我們一定會重視,安保的态度我們會加強教育,以前工作有疏忽,我們會聯合保安公司共同教育。辦公場所有錄像,可能有的法警出去在外面玩手機,我們回去會集中治理,杜絕這類現象發生,請社會各界放心。


  • 四、聽衆問題:執行案件,法官通知終結本次執行,是不是錢要不回來了:
    加區法院執行局負責人梁國文回答:按照法律規定,如果采取強制措施,沒有履行債務能力,終結本次執行。您發現有财産或者我們在工作中發現有财産,就可以恢複執行。
  • 五、聽衆問題:問在什麼情況下,行政執法單位應當在行政執法決定作出前舉行聽證:
    地區司法局地區司法局普法與行政執法調研督察科科長唐朔回答:一是法律、法規、規章規定應當舉行聽證的;二是行政相對人、利害關系人依法申請聽證的;三是行政執法單位認為有必要舉行聽證的其他情形。
  • 六、聽衆問題:在坐出租車過程中出現交通事故,請問在怎麼辦?我還沒訴訟到法院:
    黑龍江叢府君律師事務所叢府君主任答:首先應該認定道路交通事故責任,道路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機關是交警隊,對于交警隊責任認定不服,可以在收到事故認定書三日内申請複議。如果未在三日内申請複議,道路交通事故責任就生效了。如果申請複議,複議結果作為最終結果認定。如果訴訟到法院,一般也依據交警隊責任認定。如果有證據可以改變責任認定,你也可以向法院提供,法院也根據實際情況重新作出認定和分析。如果沒有證據改變交警隊責任認定,就以交警隊責任認定為準。


  • 七、聽衆問題:長虹社區老黃金部隊公寓家屬樓為什麼不能辦理房證?小區内下雨後交通不便,樓前後台面破損、下水道堵塞沒人管:
    長虹社區郝志軍主任回答:老黃金部隊公寓家屬樓是部隊性質辦理的土地證,現在土地證和房産證兩整合一所以過不了戶。關于長虹小區内下雨後交通不便,樓前後台面破損、下水道堵塞沒人管問題,在2018年未在三供一業維修内,2019年已經統計上報,等待維修。


  • 八、主持人問題:現在有的人說立案難,能做個解釋說明麼:
    大興安嶺中院立案庭庭長溫津回答:1.符合立案條件的就給予立案,立案條件包括有明确的被告、有具體的訴訟請求和事實理由、是否法院管轄等。2、原先是立案審查制,現在是立案登記制,隻要符合立案條件的,當場就立案,七日之内下發立案通知書。不予立案的,七日之内下發不予受理裁定書,而且這裁定書可以上訴。 ��際情況重新作出認定和分析。如果沒有證據改變交警隊責任認定,就以交警隊責任認定為準。


  • 九、主持人問題:“民告官”都可以立案麼:
    大興安嶺中院立案庭庭長溫津回答:經過行政機關做出的具體行政行為或者行政機關不作為的行為等符合立案條件的,可以立案。


  • 十、主持人問題:有許多人都說執行難,請中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孫海說一下為什麼會出現執行難:

    大興安嶺中院黨組成員、執行局局長孫海回答:感謝黨風政風熱線欄目組,給我一次與人民群衆溝通的機會,主持人提問的問題也是很多當事人,特别是申請執行人關心、關注的問題。按理說官司打赢了,勝訴後申請強制執行,應該實現裁判結果,可現實工作中,有的案件确不能實現裁判的結果。當事人很不理解,認為是法院沒有解決的執行難、是法院工作不力,将矛盾指向法院,其實做為執行案件承辦人無論從職業操守講,還是工作規範要求講,案件承辦人都想盡快把案件執行完畢,實現案結事了,這一點是與申請人心願是一至的。案件執行不到位絕不是執行案件承辦人所要追求的結果,是案件沒有執行條件,是未查找到被執行人可供執行财産導至不能執行到位,這種情況司法實踐中稱為是“執行不能”。

    “執行不能”不是“執行難”,二者是截然不同的,“執行難”是指被執行人有财産執行,因為受外界影響、幹預或執行内部的消極、不作為而導緻案件不能執行到位,不能實現案結事了,2016年3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向全國人民莊嚴承諾利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經過三年基本解決執行難專項治理,現在執行難問題已基本解決,形成一整套規範執行 工作規章制度。“執行不能”是指經過執行法院詳細财産調查,沒有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财産,導緻案件不能執行到位,最後“執行不能”。

    “執行不能”案件大緻分為兩類。一類是法人債務。被執行企業由于經營不善或其他變故導緻債台高築、瀕臨破産,甚至處于無人員、無财産、無辦公場所的狀态,資不抵債,這些“僵屍企業”在執行中形成了“僵屍案件”,案件“執行不能”;另一類是自然人債務。自然人由于突發生活變故或其他原因形成債務,被訴訟後作為被執行人自始就财力有限,甚至“家徒四壁”,本身生活需政府救濟,享受低保,确無清償能力,案件“執行不能”。“執行不能”的風險應有當事人自行承擔。案件一但“執行不能”,并不意味着執行法院就不管了?人民法院經過一定時間全方位财産調查,沒有查到可供執行财産,通過嚴格審查後,通常以終結本次執行程序的方式作程序結案,并納入執行案管系統“終本案件庫”管理,公開接受社會監督,定期對被執行人财産進行調查,一但發現該案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财産必須立即恢複執行,盡最大努力兌現勝訴當事人的合法權益,實現案結事了。